首页 >> 蓝天百家 >> 飞行在喜马拉雅山脉上空

飞行在喜马拉雅山脉上空

2013-12-20 16:59:53    来源:滑翔中国  作者:如意儿

      10月份去印度喜马拉雅山脉飞伞,回来后某杂志约稿使得我无法偷懒,七七八八凑成5000多字完成任务,但最后被编辑改的面目全非,心有不甘,为了没有白白消耗脑细胞,还是挂到这儿来吧。只是针对杂志写的的,我把去欧洲的一段去掉了,在这儿看着有点怪怪的。大家凑合着看吧。

  更多图片在这里: http://www.paracn.com/forum/viewthread.php?tid=40620

      飞翔在喜马拉雅山脉上空

      印度北部的BIR是滑翔界有名的飞行圣地,想象一下那连绵的喜马拉雅山脉就令人心情激动,更别说在那上空像鹰一样翱翔了。3年前我就心向往之,但由于各种原因直到这个10月才能成行。每年的5月中到6月中以及10月中到11月中是最好的飞行季节。这时的BIR聚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鸟人,有的是每年都来已经连续十几年了。有的如我一样第一次踏上这块土地。好多常在滑翔杂志上看到的明星面孔在这儿都能看到。

      这次我参加了一个有向导的飞行团,带我的向导Mike是奥地利人,无论在那儿总是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居然还是个上海女婿!在起飞场几乎每个人都来和他打招呼,太名人了。他是2年前从印度的Dhalamsala飞到尼泊尔博卡拉的4位奇人之一。全程900多公里的连绵山脉,每天中午在3000多米的雪线处起飞,几个小时的飞行后又在相同高度的另外一个山头降落,水就采用山上的雪水,火就采自雪线下树林里的树枝。粮食自带,还带了太阳能电池板,以保证照相摄影器材的充电。就这样连续飞了20多天,我都无法想象这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娴熟的飞行技巧才能设计并完成这样的壮举啊!有这样的高手做我的向导,使我对这次的飞行充满了期望。

       从BIR到Dhalamsala之间的四十几公里正好是最靠近喜马拉雅山脉的一片海拔一千多米的小平原,延伸出来的长长的一条条山脊像一个个巨爪伸向平原,而我们就在这一个个巨爪之间寻找气流,努力盘高然后跨越,每一次的跨越都有好几公里,而跨越时你的滑翔伞也会越来越低,有时心里紧张的很,就怕到达下一个山脉时高度已经太低,或者在下一个地方无法找到热气流,那时就只能去找块地方降落了。当然越野飞行就是要飞得越远越好,或者说距离越长越好。所以大家都不希望半途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降落,我们管这叫做“被击落”。 还有一种飞法是更有挑战性的,要选一个非常好的天气,蓝天少云,大太阳,要设法盘到4600米以上的高空,然后往山后飞,那里是连绵几百公里的雪山,只有很少的几个好几十公里以外的小镇可以通车,如果你不能保证降落到镇上,那么走出大山最起码也要4,5天的时间。但如果你的冒险成功了,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一路上的风景会让你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我这十天的飞行从第一天的二十几公里到最后的95公里,距离是越来越长,时间从最初45公里要飞4个小时,到95公里只飞了3个半小时,可谓突飞猛进啊!最初的二天适应性练习,第一天飞了二十几公里,第二天三十几公里,我努力的跟上MIKE的速度,不过无论是前进速度还是攀升速度我都远远地被甩在后头,这里面大部分是技术水平问题,也有一些是设备问题,他的伞要比我的效率高得多。不过向导的作用就是要指引你如何飞,所以老是能看见MIKE在高高的上空几个螺旋降下来,然后在和我差不多的高度又开始盘升,这时的我赶紧跟上,在同一个气流里只看见二顶伞在不断的转圈,不断地往上升。有时MIKE会用对讲机喊我,“跟着鸟飞”只见当地随处可见的白头鹫在附近盘旋,这时只要你跟过去就能找到气流,鸟是我们的老师,这绝对错不了。一次在飞行中我看着一只秃鹫紧紧地跟着一顶伞,并试图在伞的顶上歇息,有时试图用它的翅膀接触伞角。我也曾经有过同时和十来只鹰同飞的一刻,能清楚的看见展开的翅膀上一根根的羽毛和它向你望过来的充满着好奇的眼神。当跨越时我会狠命的踩满加速,(以前我看很少这样干)从仪表上常常可以看到时速可达40-50公里。记得是第二天吧,飞了一半突然变天了,MIKE通知我赶快去降落,可到处都是上升,降不下来啊,只能踩着全加速拉着双边往下降。(这也是以前没干过的)那时地面风速已经很大,我在往降落场飞去的路上,看见伞速越来越慢,最后我以倒退6.7公里的速度降落,还好有惊无险,吓得够呛!

       接下来的一天我们二十多人一起飞往Dhalamsala, 要在那里降落并住一晚,第二天爬山一个半小时到一个起飞场再飞回BIR.单程47公里。那天的天气很好,起飞后就往西飞,反正知道路途遥远,所以只是很机械的盘高跨越,一个一个的山梁去攻克,途中很高兴的就是常常看到团队里的其他成员前前后后的影子,这说明我没在最后,没有掉队。只是这是我第一次飞这么远,那么集中精力的飞,渐渐地感到脖子特酸,好像酸的都无法支撑我的头了。所以当到达时MILE还计划往远处飞个二十几公里再回来降落的,可我的脖子不行了,再不降落我可不能保证这头还能在我脖子上呆多久哦。所以我唯一的一次主动要求去降落。哈哈,降落下来后我哪儿都不疼了,兴奋的啥都忘掉了。不久所有的人都落了,大家笑啊,拥抱啊,不停地说啊,拍照啊,那种开心是只有当你经过努力成功后才会有的。当地的孩子们围了上来,开心的让我们给拍照,然后满意的在显示屏里观看。让我想起了在林州飞伞时的那些可爱的孩子们,纯真的心是相通的。

      晚上住宿在半山腰的旅馆,正对西方,在平台上喝着啤酒,看着嫣红的晚霞一点点加深,从淡淡的粉色变成了赤橙,而落日是那种非常内敛的深红,你可以凝眸直视,看着那渐渐失去光芒的火球一点点落入远处的黑暗之中。第二天一早我先抽时间去了附近的一间寺院,建在山顶的寺院完全没了习惯中的外貌,但里面供的佛像却还是相同的。很多正在做着大礼拜的僧人和我在西藏看见的也没啥不同。只是看见几个蓝眼睛高鼻子的僧人让我有些好奇,尤其是一位西方的比丘尼,穿着红色的喇嘛服,安详而缓慢的绕行于佛殿,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清澈,她的神态是那么的沉稳,她略带笑容的脸庞真实的让我感受到她内心的平静与快乐。

      早上10点开始爬山,我们的滑翔伞全部交给了雇来的毛驴,轻装上阵我还是有点底的,一路上可以看见各种长相的猴子,在树杈见腾挪跳跃,好不热闹。在山顶露营的游客和我们在半路擦肩而过,虽然气喘吁吁,但开心的互相打招呼反而减轻了不少的疲劳。当我们到达起飞场时慢腾腾的毛驴也赶了上来,在新场地我从来也不第一个起飞,先要看看老手的起飞线路,哪里下降快,哪里可以盘高,哪里会颠簸…….,同样我也不会最后一个起飞,那也留给老手吧。今天的回程比昨天要轻松,速度也快了些,好几次我看到老鹰在我下面盘气流,心想呵呵,我找对了地方喽!有几次盘到了云底,心里好高兴,以前不敢盘到云底或盘不到云底,现在有MIKE带着,不害怕了,好像水平也提高了,能一个气流盘到云底了。降落时一看,才3个多小时,有进步。

       最后二天是计划飞到一个名叫360的地方在山顶降落露营,然后第二天原地起飞回到BIR,行程结束,路程虽不远,但是原降的技术要求比较高,队长对着照片一遍遍的解释着降落的技巧,弄得我心里反而惶惶,晚上都没睡好觉。早上起来先看天,万里无云,心头直喜,我和MIKE商量好了,今天先往Dhalamsala飞,回来再去360,这样可以凑足90-100公里。我们俩早早的先于其他人起飞,直接往西,一路不停,只要有足够的高度到达下一个山梁就放弃正在盘升的气流,果断的跨越。有时气流很强,我在一个每秒7.6米上升的气流里转了几个圈就超过了3500米;有时气流很乱,几次我的伞被打的半边折翼,不过得益于上个月我在土耳其的小特技训练,这些折翼我熟练的就处理了;有时气流又很弱,在树梢头来来回回就是不见升高,这时MIKE的技术就显示出来了,只见他往山外平原飞去,在外头找到了上升。呵呵, 这也是我不敢的,如果找不到气流,高度已经降低,就回不来了。高手有时就是胆量的较量。哈,不知不觉Dhalamsala已经能看见了,我跟着MIKE的伞返回,一点也没有上次累的不行的感觉,浑身的劲满着呢!回程时有二次遇上一大团云飘过来,整个伞和人一起进入了一片迷雾,啥都看不见了,心里还真紧张,好在有方向球,知道哪里面向平原,这时可千万不能乱了套往山里飞,那样等你看见时就撞山了。哈哈,这又是一次全新的经验。等飞到360时我感受到了当初队长的反复叮咛真是很有用,那里的降落点全是上升,每次靠近降落点气流就把伞给顶起来了,使你如法降低高度。好在我在巴厘岛专门练过在这种情况下的原降,所以平稳的降落了。每个人都向我祝贺,因为今天我飞了95公里,是这次飞行团里飞的最好的成绩。也是我的最远记录,同样我的3700米的最高纪录也是在这儿创造的。太开心了,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来了个大拥抱庆祝。

         我们的露营绝对是五星级的,有椅子有桌子, 有人为你搭好帐篷,为你烧好热茶,准备好篝火,准备四道菜的晚饭还有甜点。我们在群山包围的山顶送走晚霞迎来满天的星星,围着暖暖的篝火,喝着威士忌,有人玩飞碟,有人放音乐,还有人吹笛子。喝了威士忌的我们,不管有谁说笑话都笑得稀里哗啦,有时都不知说的是啥,反正笑就是了,装的满满的快乐需要溢出来。

      在不经意间,天渐渐变了,星星隐去了,月亮不见了,远处传来隆隆的雷声,天边划过一道道的闪电,乘着雨还没下,赶紧钻进帐篷,在恍惚里哗哗的雨声和呼呼的风声伴随着我一夜,似梦似醒间清晨的鸟叫唤醒了我,起身往外一看,雨早已停了,远处的山峰一片雪白,下雪了------在3000米以上的高处。真美啊,阳光照在雪山上,半山腰一缕白雾飘飘荡荡,轻轻袅袅,近处的帐篷在晨光中闪亮。我的相机都不够用了,还是把这景色记在心里吧,在脑海里回放的一定比在显示屏上的更美。

      风还是很大,我们最后一天的飞行还能不能继续?作为飞行员的一大能耐就是耐心,风太小要等,风太大要等,风不正要等,反正不符合起飞条件我们就耐心等,今天不行还有下次。不过这次来印度我的运气一直很好,果然,风渐渐小了,可以起飞了。最后一天不想飞远了,20公里直接到BIR就行!

      印度的飞行结束了,下次如果再来,我将会挑战飞往后面的连绵山脉。

 

  

更多

蓝天百家

7月9日双人伞飞行   

  昨天下午四点,高会长,火龙果,封龙苍鹰,我和朋友,来到南起飞场。东南豪华风四米左右,苍鹰率……

6月7日飞行作业   

  周日,预报有雨,8:00到时还没下,运气不错,高会长、半瓶醋、红绿灯、我4人上山,这红绿灯……

林州学习记录   

  林州学伞已经去了四次了,每一次都有收获,也能感觉到自己在一天一天进步,今天宋教要求交作业,……

给新鸟们说句心里话   

  我特别想针对最近两年飞伞的伞友说几句。首先是安全意识。安全是飞行当中最最重要的一环。安全飞……

更多

飞行课堂

安全飞行守则   

  1、绝不单独外出飞行。

  2、绝不疲劳飞行。

  3、服……

滑翔伞入门训练之七   

  建立进场航线和定点着陆技术是滑翔伞飞行员的基础科目,也是前述各种滑翔伞飞行操纵技术的综合适……

滑翔伞入门训练之六   

  在实际飞行活动中,极少有理想的气象和场地条件,即使在同一场地,风速、风向也可能随时发生变化……

滑翔伞入门训练之五   

  国内外大量事故统计资料表明,在着陆接地阶段发生的运动员损伤占有较大比例。所以初学者对着陆操……